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蓝月亮精选料 >

假作者 真论文?

发布日期:2020-09-15 19:08   来源:未知   阅读:

  44所高校的77名作者,被学术打假人发现问题论文。多所高校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已启动调查。

  有人不但抄袭,还捏造国外合作作者,抄来抄去,抄得连自己都信了——“他们越来越自信,认为自己的工作不应该被埋没,所以他们也开始引用自己的问题论文。”

  几年前,一位欧洲数学家与中国同行合作发表了3篇论文,在其中一篇里,他特别指出,这项研究是自己在访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期间完成的,“非常感谢该系的盛情款待”。

  6月15日,学术打假人克莱德(Smut Clyde)和Tiger BB8(中文网名“扮虎”——记者注)在一个关注学术诚信的网站上公布了一份报告:国际数学期刊中,一批来自中国的论文显示出一致的造假痕迹,包括虚构国外作者、虚构数学公式等问题,且这些问题论文之间频繁相互引用、抄袭。已发现涉嫌造假的论文有65篇——其中21篇已被撤稿。

  闫振海是最早被撤稿的作者之一。今年2月4日,数学期刊《差分方程进展》宣布撤回他名下2015年的一篇论文。论文通讯作者正是比阿特丽斯·尤西。投稿时,闫振海正在中南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攻读博士学位,他同时期的另一篇论文也有类似情况。数学期刊《不动点理论与应用》今年2月27日发布的撤稿声明显示,闫振海与名古屋大学学者Ikudol Miyamato合作的一篇论文,因伪造同行评议和虚构作者被撤稿。

  两位学术打假人比对发现,早期的几篇问题论文,拥有共同的抄袭“素材”,即2012年至2013年几篇正常论文。造假者编出至少6篇问题论文,这6篇论文又成为后续的抄袭材料,“他们越来越自信,认为自己的工作不应该被埋没,所以他们也开始引用自己的问题论文。”

  哈尔滨工程大学计算机学院副院长孙建国的名字也在学术打假人的报告中出现了7次,他的两篇论文已被撤稿。2015年孙建国作为第一作者发表在《不等式与应用》上的论文引起了打假人的关注,这篇论文被期刊认定与闫振海的撤稿论文“高度雷同”。该文的通讯作者是吉林大学数学学院2013级硕士研究生何秉航,论文却煞有介事地声称:“文章是通讯作者在美国特拉华大学做访问教授时完成的。”孙建国主持的两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一项教育部高等学校博士学科点专项科研基金项目,也被列在问题论文中。

  记者联系了孙建国本人,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7月7日起,孙建国在哈尔滨工程大学官网的教师个人主页已删除。该校党委宣传部回复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就相关人员涉及学术不端行为一事,该校迅速成立了专门工作组,经初步调查,发现存在学术不端问题,“学校正在对涉及人员公开发表的学术成果进行全面核查,并依据核查的结论依规依纪处理”。

  他们发现,这些论文的摘要、简介和结论写得完善而工整,但仔细阅读和对照就会发现,“中间的推导过程可能是乱七八糟的”。他曾就问题论文请教基础数学领域的一位名校教授,对方告诉他,除了一些地方有些不规范,完全看不出问题,并向他推荐了应用数学领域的一位中科院院士。“果然,院士一看送到的论文立刻说,这里面的公式是错的。”

  65篇论文中,仅标题出现物理学大师薛定谔名字的论文就有34篇。看上去,这些作者对薛定谔的理论尤为感兴趣。一些作者仅仅通过“Schrödingerean predator-prey system”与“the Schrödinger-prey operator”两个概念之间的替换,就生产出新的问题论文。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联系了77名国内作者中的10余人,试图向他们了解涉事论文情况,只有一位愿意讲述论文发表过程,并要求匿名。

  记者注意到,在涉嫌造假的论文中,有一些作者的名字反复出现,时间跨度很大。扮虎认为,一些作者尝到甜头后反复造假,会对学术界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后果。

  2017年,《肿瘤生物学》撤消了107篇来自中国的论文。根据科技部的调查结果,其中101篇存在提供虚假同行评议专家或虚假同行评议意见的问题,其中95篇由第三方机构提供虚假同行评议专家或虚假同行评议意见,6篇由作者自行提供虚假同行评议专家或虚假同行评议意见。而这101篇论文中,有12篇系“向第三方机构购买”。

  今年2月,教育部、科技部《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指出,SCI论文相关指标已成为学术评价,以及职称评定、绩效考核、人才评价、学科评估、资源配置、学校排名等方面的核心指标,使得高等学校科研工作出现了过度追求SCI论文相关指标,甚至以发表SCI论文数量、高影响因子论文、高被引论文为根本目标的异化现象,出现了价值追求扭曲、学风浮夸浮躁和急功近利等问题。

  山西财经大学应用数学学院副教授王剑杰2016年-2018年发表的3篇论文涉嫌造假,通讯作者分别来自伊拉克摩苏尔大学、马来西亚科邦萨大学和德国柏林工业大学。其中,前两篇已因抄袭、操纵同行评议、虚构作者等问题被撤稿。另一篇论文至今仍作为主要科研成果,展示在学院官网上。这是他与雨果·朗卡尔夫(Hugo Roncalver)合作的成果,并且是雨果·朗卡尔夫仅有的论文发表记录,根据标注,还是雨果·朗卡尔夫“作为访问教授在柏林工业大学数学物理研究所短暂停留期间撰写”,尽管,遥远的柏林工大对此一无所知。(记者 刘言)

  • Power by DedeCms